9月16日凌晨消息,苹果公司今日通过线上方式推出秋季新品,包括Apple Watch Series 6智能手表,新一代iPad Air平板电脑等。

  因为新冠疫情缘故,苹果继六月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之后,继续通过线上(录播)形式发布新品。这也是苹果公司近10年来首次线上秋季发布会。

  “时间这就到了”这次的秋季活动的中文邀请函上写着这句话,其实已经暗示了手表的出现。发布会一开场,库克就提到了这款产品,他认为手表早已不只是一款计时工具,更多融合了健身,健康,甚至是跟智能家居的连接。同时,他也举例Apple Watch 在心脏监测方面的成就,如提醒人们及早发现了心脏问题,并得到救治。

  在库克开场之后,苹果公司COO杰夫·威廉姆斯(Jeff Williams)介绍了新一代的Apple Watch:Apple Watch Series 6。

  Apple Watch Series 6的大致轮廓跟上代相似,但增加了血氧监测功能,在硬件方面,他们在背后增加了新的传感器,经过照射采集血液颜色并将结果返回给手表/手机,计算出血氧含量。

  苹果会对这个数据进行进一步加工,例如通过更直观的方式告诉用户血氧状态,在较低时候提醒用户。苹果也跟多家研究机构和大学等对血氧数据进行进一步研究。

  在手表内部,这款手表采用了S6处理器,基于iPhone 11的A13架构芯片打造,比上代效能提高20%。

  每次苹果发布新表的时候,都会附带更新几款表盘这次也不例外,这次随着Apple Watch Series 6增加了多款新表盘,例如能显示多个时区,或能将emoji作为表盘。

  在手表的功能方面,苹果设定了一些家长管理功能,名为家人共享设置。例如能通过手表定位孩子在家还是学校,这种功能适用于给老人或孩子定位。

  Apple Watch SE是今天发布的另一款新表,从名字就能看出,它的定位不会太高端。外形跟三代Apple Watch 类似,但是采用比3代Apple Watch 快2倍的处理器,同时定价又没太高,同样适配以前的表带。

  Apple Watch Series 6和SE将在本周五预定。随着这两款新表的上市,苹果用Apple Watch Series 6,Apple Watch SE,Apple Watch Series 3组成了高中低价格矩阵,扩大受众。Series 6定价399美元起步,Apple Watch SE定价279美元起, Series 3 定价199美元起步。如此看来,3代手表依然是一个低价入门选择。

  对了,新售卖的Apple Watch上取消了充电头——这跟之前传闻的iPhone取消充电头不谋而合,当然手表中那个“五福一安”的充电头本身也比较鸡肋。苹果取消它,对用户影响并不大,还能在环保方向带来更多正向宣传。

  除了手表本身,苹果还带来了一款官方的健身App(或者说是健身教学服务),名叫Fitness+。

  它是一款能在手表和苹果其他设备上共同使用的健身App,例如在手机端看瑜伽教学演示,手表上计算健身数据,两个设备一个看一个算,起到更好的健身作用。

  这服务定价9.99美元每月,年底在美国等地上线。

  实际上,类似这样的第三方App并不少,但我们相信,苹果一定会让它跟自己的手表/手机等结合的更紧密, 这点是第三方App做不到的。也正是通过这种方式,苹果会进一步加强自己产品之间的生态粘合力。也让苹果创收版图里的“服务”有了更多可售卖的内容。

  这是苹果公司推出的订阅服务包,将自家的多种软件服务打包在一起用优惠的价格出售给用户。

  对中国用户来说,这种做法其实并不陌生,京东和爱奇艺会员捆绑,或者淘宝的88会员就是类似的做法。

  苹果推出这种捆绑服务并不意外,在近年的财报中,服务类的收入逐年增长,苹果在之前的商业模式上打出更多玩法,不单捆绑的是更多服务,还有更多用户。

  一款入门级产品,它是之前定价2500元起步的10.2寸iPad的升级版。仍旧是带有Touch ID的熟悉外形,依然是10.2寸屏幕,但换用了A12处理器。

  8代iPad稍显沉闷? 本场压轴产品最后登场了,新一代iPad AIr!

  苹果上次更新iPad Air还是2019年春季,那款产品的外形跟之前10.5寸iPad Pro类似,但换用了更好的芯片——实际这种战略我们早就在iPhone SE上见识过,新一代芯片+上一代外观,组成一款非旗舰新品,它在性能与核心体验上跟当季新品看齐,但在外观上又不那么先锋。

  从这个角度讲,今天的新品是“iPad SE”,苹果用这种方式控制成本,同时又让它能覆盖更多用户。但是,iPad Air 4代并不只这么简单。

  iPad Air 4代的外观一改上代圆弧形的边框外形,采用了自2018使用至今的iPad Pro的直角边框,屏幕尺寸达到了10.9英寸,但因为去掉了“额头”和“下巴”,它的机身尺寸反而更小,屏幕也从之前的10.5 英寸增大到了10.9英寸,这数字似乎是有意跟自己的旗舰产品iPad Pro 11寸拉开一点差异。 让人兴奋的是它的颜色,iPad一改之前灰、白、金等,加入了绿色、蓝色等亮眼颜色。就这点便可让很多人有了掏钱的理由。

  这款iPad最让人兴奋的是它的A14仿生芯片,苹果首次破例,将A系列最新的芯片放在了iPad而不是iPhone上。

  拍照方面,新iPad Air 采用一颗1200万像素的单镜头,没有iPad Pro上的多镜头或激光雷达系统,跟旗舰产品拉开了一点差距。

  苹果在发布会上介绍说,iPad Air 的屏幕显示材质是Liquid Retina,这点与iPad Pro中使用的屏幕相同。也就是说在屏幕感官上,除了尺寸小了一点点,这产品的大致体验跟11寸iPad Pro相似。

  还有一个一致的是USB-C端口,iPad Air 上有了它,不止意味着更通用的标准,还代表中低端产品也终于放弃了Lightning,向着USB-C迈进。

  这次秋季发布会,苹果公司最重要的产品iPhone 12手机没有出现。当然,他们已经在之前的财报电话会上提过“会延迟几周”。或许因为5G,或许因为疫情影响了产能。总之,9月的发布会上已经成为惯例的iPhone没有出现,打破了之前苹果坚持多年的传统。

  从今天的结果看来,苹果很可能在10月还有一场发布会,推出5G网络iPhone。

 

  但这场发布会也并不是没有其他惊喜,A14的出现,同样打破了最新的芯片先给iPhone用这个传统,让人们能提前领略苹果的最强战斗力。而它,也极有可能是首款“苹果芯(Apple Silicon)”电脑的关键部件,它的出现,大约在冬季。

 原标题:5G手机竞争白热化:价格跌破千元关口,后发者蠢蠢欲动

  王希认为,国内市场上半年5G拉动平均价格抬升,也对部分中低端价位段的需求造成了一定抑制,下半年随着更多平价5G产品进入市场,中低端或主流市场的需求有望得到一些释放。

  进入9月,5G手机市场开始弥漫出浓厚的硝烟来。

  仅1日当天,低调多年的中兴手机率先发布行业首款搭载屏下摄像头的5G新机,价格却只要2000元+起步;realme更是首次将5G新机价格下探到了1000元以下,声称瞄准的是学生群体为代表的年轻人群。

  这两大品牌在近期的更大变动是来自高层的统筹方面。6月,中兴通讯(37.670-1.17-3.01%)宣布委任努比亚总裁倪飞同时担任中兴通讯终端事业部总经理,全面负责中兴通讯终端业务,努比亚此前一直被视为是中兴主打市场化细分市场的品牌。

  而作为realme的控股公司,欧加控股近日确认委任刘作虎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,全面负责欧加旗下产品规划与体验,其旗下三大独立品牌分别为OPPO、一加和realme。不过公司强调,刘作虎是一加创始人和CEO身份不变。

  客观来看,OPPO因为上半年国内市场份额下滑较大而遭遇到不少质疑,中兴在进入5G时代以后对终端业务寄予厚望。这些兄弟品牌之间的协同决策,在当前时间节点来看,就变得愈发意味深长也雄心勃勃。

  如今,从1000元到5000元这个主要智能机市场都已经有手机品牌铺开厮杀阵列,后发者的机会在哪里?近期的调整对市场来说意味着什么变量出现?

  手机派系协同调整

  欧加系今年以来看起来调整幅度颇为大。

  OPPO公司陆续采取了强化中国区核心地位,调整高管配置等动作。realme的产品线调整则与欧加控股新上任高管的节奏有些微妙地一致。

  今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,公司官方介绍的产品体系主要有三:通过Q系列、X系列、X Pro系列完成从入门到旗舰全价位段产品布局。

  其中realme Q定位千元机大众产品市场,realme X系列主打高端产品性能和前沿科技、在主流的2000-3000元价位段,realme X Pro则是旗舰系列。

  在9月1日发布会后的采访环节,realme副总裁、全球营销总裁徐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realme在回归国内市场一年时间里,不断深入了解市场,一方面为了更加方便地简化命名,另一方面结合不同用户人群的特征和realme自身技术优势,细分出四个体系:Q系列、V系列、X系列、未来的旗舰系列。

  “Q系列是会主要在6.18、11.11期间推出的惊喜系列;V系列会以续航为核心;X系列将以设计为核心,配置领先的旗舰性能;未来旗舰会追求前沿科技。四个系列将各自占据细分市场。自此,realme将完成对5G产品全面覆盖。”他指出。

  这算是确认了从印度起步到进入国内市场,realme其实在不断根据市场行情调整策略和自身定位。如今,realme基本完成了从“性价比”的大众印象向全覆盖的转变,得以能够从整体上,与一加、OPPO共同打好接下来的“协同战”。

  徐起强调,虽然欧加旗下有三大品牌,但彼此独立运营。当然也会有协同发展,例如realme与OPPO在供应链、部分技术、生产资源、线上销售渠道、售后服务等方面已有一定的协同,这将有效改善realme在国内强于线上、轻量化发展的现状。

  对于中兴体系的调整,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向记者分析,在国产四大头部品牌的强势之下,努比亚通过红魔等细分游戏市场品牌依然稳固住了一定生存空间。因此他认为,倪飞操盘中兴终端整个体系,有望带来新的市场化活力。

  面对这场愈发显现出协同性的调整动作,有业内人士认为,这可能意味着市场进入整合期,细分品牌获取增量市场的时代将走向终结。

  IDC中国研究经理王希则向记者表示,“各大厂的子品牌矩阵会长期存在,厂商内部的部门或负责人调整,绝大部分终端用户、消费者不会知道也不会关心。品牌矩阵的目的是在不动摇主品牌形象的前提下覆盖更多的价位段、用户群、细分市场,或者在产品上做一些尝试,内部整合只是便于产品规划、供应端的统筹管理。”

  不过毫无疑问,在国内智能机市场已经进入成熟发展阶段之后,这些品牌之间协同所能产生的整体作战效应将更强,对其灵活性的考验也愈发紧迫。

  回暖期发力

  品牌之间的调整有主观层面求变的决心,也有客观环境因素的影响。进入今年的下半场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被控制,消费热情逐步恢复,内部调整完毕的品牌就开始了暗暗发力,文首提到的可能只是一个微小的苗头。

  2日有市场消息指出,OPPO已经开始面向供应链端大量加单,由此引发产业链股价盘中跳涨。

  对此,OPPO方面向记者确认,“看好下半年全球手机市场,OPPO加单至1.1亿台,环比上半年增长近1倍。”

  徐起也在受访时指出,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,上半年国内手机市场受到了一定程度影响。但随着大环境的好转、经济反弹,realme也在数据层面发现了回暖趋势,尤其5G的普及趋势得到了更快速的发展。

  “realme相信随着千元内5G手机的发布,整体5G普及的进度将进一步加快。上半年虽然大环境对各家手机厂商都有一定的压力,但是回暖速度超过了大家期待,未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,对于新品牌来说也有一定挑战。”他补充道,在此过程中realme在中国区从年中到下半年的时间点调整也非常迅速。

  虽然目前全球疫情尚未出现广泛被控制的局面,不过徐起告诉记者,realme在2019年用一年时间达成了2500万的全球销量,今年5000万的全球销量目标不会调整。

  王希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目前快速下沉的5G手机价格,源于以联发科为代表的上游厂商寻求更多合作伙伴,以加速其在5G市场的渗透,进而会在成本层面给到力所能及的支持。

  “realme在海外市场发展迅速,但上半年国内市场由于自身产品平均单价的快速提升,以及国内疫情影响下用户谨慎消费情绪的影响,整体量级上暂未能够更进一步。通过千元以内的5G手机,以及更丰富的线下渠道覆盖,有助于增强品牌市场声量,触达更多的年轻人群体。”他指出。

  而在小米和OPPO都在屏下摄像头技术方面频频秀出肌肉,却未曾宣布商用的背景下,中兴此次新机发布也显得在当下时点中颇为积极。

  王希认为,中兴一直以来是在技术、产品设计上都很有积累的厂商。“近年来中兴产品需要更明确的是产品的定位人群,以及在渠道通路里向消费者的形象露出。屏下摄像头是各家都有预研,都在积累的一项产品形态,在目前的技术与呈现效果下,中兴率先发布量产,不失为一种面向极客群体拓张知名度的策略。”

  不过在手机品牌积极调整的动作之下,王希并不认为今年整体市场的品牌格局会有太多变化。“国内市场上半年5G拉动平均价格抬升,也对部分中低端价位段的需求造成了一定抑制,下半年随着更多平价5G产品进入市场,中低端或主流市场的需求有望得到一些释放。但国内整体盘子还会是9%-10%的负增长。”他预估道。

  (原标题:TikTok的交易最早会在明天宣布?字节跳动:不予置评)

  8月31日,CNBC报道称,关于TikTok的交易最早可能会在明天宣布。字节跳动就此回应新京报贝壳财经称, 对于市场传言不予置评。

  在美国发布针对字节跳动的禁令后,市场上曾先后传出微软、推特、甲骨文、谷歌等公司有意竞购TikTok美国业务。但由于美国针对字节跳动的总统令范围极广,内容高度不确定,字节跳动无法确保在美国政府限制的时间内,达成各方均能接受的处理方案。

  根据字节跳动官方数据,目前,TikTok已覆盖超过200个国家,全球下载量超过20亿次,在美国拥有月活跃用户超过9100万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TikTok以全年7.3亿次的下载量排名全球第四,超过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。

  8月27日晚间,沃尔玛发布声明称正在与微软合作,联手竞购TikTok,洽谈收购TikTok的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业务。

  8月27日稍早,字节跳动确认TikTok CEO凯文·梅耶尔(Kevin Mayer)从字节跳动辞职。凯文·梅耶尔于2020年6月1日正式加入字节跳动,担任字节跳动COO兼TikTok全球CEO。随着TikTok遭遇来自美国政府的行政令,业内认为这可能是导致其辞职的原因。

  8月30日,字节跳动表示,公司关注到商务部和科技部于8月28日,联合公布《关于调整发布<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>的公告》,公司将严格遵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》和《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》,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的相关业务。

 

 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金蕾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张彦君